第788章 她在说谎!

    苏好说:“巧儿觉得奴婢的帕子绣的好看,想借来看看针法,奴婢便借给她了。”

    绿荷嗤笑一声:“夫人,您瞧苏好多会编!咱们所有人的帕子都是一个绣房的娘子绣出来的,绣法都是独一无二的,还能分出个高下来么?分明是她在胡沁!”

    苏好看着绿荷平静道:“是真是假,把巧儿叫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绿荷急急道:“夫人,别听她胡说八道了,她就是想拖延时间,现在证据确凿,苏好就是凶犯——”

    高氏出声打断她:“孰是孰非,本夫人心中有数,你个丫鬟乱吠什么?”

    绿荷愤愤地闭上了嘴,阙氏见状,立即叫人去把巧儿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好注意到绿荷的脸色更加阴沉,心中多了几分不解。

    绿荷为何要阻止巧儿过来呢?是怕巧儿说漏什么?绿荷与巧儿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巧儿是个圆脸的丫鬟,面相看着老实巴交,在两位命妇面前大气都不敢喘,也不敢看苏好,只把头垂得低低的。

    阙氏居高临下地问:“苏好说她的帕子被你拿走了,可确有其事?”

    苏好紧张地望向巧儿,巧儿怯怯地看了一眼阙氏,才小声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阙氏问:“你何时借的帕子?为何而借?何时还的?”

    巧儿涨红了脸,讷讷不敢言,阙氏已经失去了耐心,怒拍桌子吼道:“本夫人问你话,磨磨唧唧得做什么!你可知这帕子如今是杀害二少奶奶的凶器!再不老实交代,就直接把你当凶手杖毙了!”

    巧儿吓得哭出声,在地上拼命磕头道:“夫人饶命!奴婢确实借了苏好的帕子,因着奴婢的帕子前些日子不见了,偏管事昨日要查三房丫鬟的帕子,奴婢就借了苏好的帕子,因为她和奴婢的帕子也差不多。当晚奴婢洗干净帕子,放在自己房里,因三奶奶有事吩咐,奴婢便出去一趟,回来的时候,苏好的帕子就不见了……奴婢不敢见苏好,只好躲在房里闭门不出……奴婢不是凶手,奴婢真的不是凶手!”

    阙氏原以为巧儿这里可以得到更多线索,不料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,不由十分头疼:“照你这么说,是有人故意拿走了你的帕子?当日你房间还有其他丫鬟吗?可记得谁还进了你的屋子?”

    巧儿低头思考了片刻:“当日奴婢出去,房间一直空无一人。倒是……奴婢回来的时候,却见得一个白影从奴婢的房门前一闪而过,奴婢开始以为自己眼花了,后来才发现,丢了苏好的帕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必定是凶手了!”阙氏的眼睛一亮,“你可看清了那白影长什么样?”

    巧儿摇头:“奴婢不知,距离太远,奴婢根本没有看清那人的长相。”

    阙氏又问了些问题,然而巧儿不是不知道就是记不清,最后问得阙氏都没了脾气。唯一肯定的是苏好没有撒谎,巧儿也不是凶手。就这样,仍然找不出真正的凶手。

    这时,又有下人匆匆本来:“夫人!找到迷药了!”

    阙氏听到这话,像是瞌睡来了枕头一般眼睛一亮,立即直起身子接过那包药问:“在哪里找到的?”

    下人道:“在苏好姑娘的房的梳妆台下!”

    苏好的大脑“轰”得一声,真没想到凶手为了栽赃她竟然这么不费余力,真是一环扣一环,叫人猝不及防!

    阙氏问一旁的大夫:“这是什么迷药?”

    大夫道:“这应该是较为常见的蒙汗药,价格不高,普通人家都买得起。虽然少许的话效果不是很明显,但若是足量的话,还是足以令人昏睡很长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阙氏和高氏又把头转向苏好,阙氏不耐烦地把药包往苏好身上一丢:“苏好,现在条条证据都指向你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?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你露出那么多马脚,叫人不相信你都难!”

    绿荷也在一旁帮腔:“苏好,现在认罪兴许还能留你全尸,要是拒不承认,按照我齐国法律,那是要五马分尸的——”

    苏好不理睬两人一唱一和没玩没了给她洗脑,只捡起迷药认真端详,权当阙氏和绿荷的话是在苍蝇嗡嗡叫。

    高氏看在眼里,心中有浓浓的疑惑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她并不认为苏好是凶手,毕竟苏好是她亲自指给陈清泠的丫鬟,她还是信得过苏好的人品的。但苏好到底也在国公府呆了数年,人心难测,她又如何能保证苏好能坚守当初守护陈清泠的本心?

    接着在国公府,阙氏费尽心思要向她证明苏好是杀害女儿的凶手,证据条条看似有理有据,但又没有一条可以证据确凿地说明苏好有罪。阙氏那点小心思她还不明白?无非就是想让陪嫁丫鬟顶罪,这样将军府也不好太过对国公府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但她看着苏好那模样,又觉得苏好根本不像个凶手。哪有凶手在条条证据都指向自己的时候那样冷静如常?在她印象里,苏好是个老实巴交的丫鬟,没见过什么世面,要真是她杀了陈清泠,这会儿早把自己吓出病了,如何还能镇定自若地回话?

    苏好不知道高氏的心理,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要见招拆招,反正不是她做的,她一定有办法找出破绽。

    绿荷既然一直信誓旦旦地认为是她做的,那么现在,就轮到她来反击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迷药是在奴婢房里找出来的,但确实不是奴婢的。您看着这迷药有股淡淡的檀香味,可是奴婢房里从来不点香。且昨日奴婢梳妆打扮时尚且未看到过有迷药,可见是昨晚到今早之间放的,那个时间奴婢都不在房里,定然是有人故意放进去来栽赃奴婢的!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绿荷的脸立即变色。

    阙氏一愣:“檀香味?可是府里无人用檀香——”

    高氏一贯爱用檀香,立即将迷药包闻了闻,点了点头:“这檀香味,是我送给清泠的那种味道!”

    苏好又把头转向绿荷。

    “据奴婢所知,绿荷是有点檀香的,奴婢昨日在她房间里闻到了这个味道。可奴婢之前听说府里人都不喜欢檀香,只有二奶奶月前得了陈府送来的檀香,说是要让二奶奶在府里点上,算是为了潜心礼佛,求子积德。但二少奶奶因为知晓绝育之事,一怒之下把檀香都赏给了你。那么,绿荷能解释一下为何我房间里的迷药,会沾上你房里的檀香味吗?”

    绿荷被苏好犀利的眼神一刺,本能地倒退一步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好又上前一步,不肯相让:“你口口声声说昨夜你被迷药迷昏过去,没有亲眼见过现场,那你凭什么又铁了心认定我是凶手呢?看这纸包,用掉的量并不多,你说我迷倒了你是为了防止你醒过来,好趁机杀了二奶奶,但这个逻辑又是不通。

    首先,我已经和你换了班,那我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给你下药?我若真要下药,那就要确保你不会中间苏醒,所以药一定下足,不会只有这么一丁点。反过来说,凶手这样下药,说明其并非想让我睡死,而是想让我在恰当的时间醒过来,正好撞上二奶奶的死,营造出一种是我杀了二奶奶的假象。而我之前也说了,我在二奶奶门口昏过去,醒来时已经倒在了二奶奶的床上,这说明我才是被下了迷药的那个,而给我喝茶的那人,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苏好每说一句,绿荷的脸就惨白一分,苏好又扭头对阙氏道:“夫人方才说条条证据都指向我,那请您想一想,如果奴婢真的是凶手,怎么会留下这么多罪证指向奴婢呢?只有那些要陷害奴婢的人,才会将罪证安排的恰到好处,让奴婢至于险境。搜屋是绿荷提出来的,但问题是,凭什么搜屋就能证明迷药的归属呢?绿荷这样做,不过是想引导您把迷药从奴婢屋子里找出来,好坐实奴婢的罪证罢了。”

    高氏点头:“说得有理!”瞥了绿荷一眼:“你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

    绿荷早已没了之前的冷静,只能反反复复道:“她在说谎!苏好就是凶手!不是奴婢做的!”

    这话高氏听得早就起茧子了,她挑眉一脸讽刺地看着阙氏:“亲家母觉得,这绿荷和苏好,谁是凶手呢?”

    阙氏脸红一阵白一阵,她深夜听到绿荷前来告密以为自己抓到了凶手,兴奋之余根本没觉得有何不妥。本来把苏好叫来是要当众定了她的罪平息高氏的怒火,不料苏好三言两语就把自己罪名给洗脱,反而绿荷的话处处变成漏洞。

    阙氏有种被人愚弄的愤怒,当机立断道:“来人!把绿荷给我叉下去,严刑拷打!”

    苏好挑眉,未曾想一日不到,绿荷倒也有幸享受国公府刑房VIP待遇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还请夫人做主,奴婢待过的那间牢房,就不用赏给绿荷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阙氏听苏好的话便是一怒,想着苏好一介小丫鬟还想管她怎么处置绿荷不成,却听见苏好下一句话后瞬间石化:

    “奴婢待过的那间牢房,有密道。”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快穿之女配要翻天788》,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女配要翻天第788章 她在说谎!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快穿之女配要翻天788并对快穿之女配要翻天第788章 她在说谎!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快穿之女配要翻天788。